“浙大”西遷過上饒,“老表”冒死護棟梁 ——饒信文化研究心得

www.gkhuls.tw  發布時間:2019-06-15 09:23  文章來源:上饒日報

    建 平  

  上饒人民自古就有著勤勞善良又不怕犧牲的優良品格。當被日寇瘋狂追殺的棟梁之材——浙大西遷師生路過上饒時,他們冒死相救,經歷了一場驚心動魄的“生死十一天”。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

  1937年7月,抗日戰爭全面爆發。11月15日,日寇在浙江、江蘇兩省交界的寶山衛金公亭強行登陸,離杭州只有120公里。情況危急,浙江大學校方決定舉校西遷。浙大師生在竺可楨校長、蘇步青教務長的率領下,懷著“教育救國,科學興邦”的理想,踏上了漫漫西遷路程,歷時兩年多,穿越江南六省,行程2600公里,于1940年抵達貴州遵義、湄潭、永興,堅持辦學七年,譜寫了一部偉大的“文軍長征”史。

  12月24日,杭州淪陷。浙大的師生們含恨離開浙江故土,像難民似的,迷迷茫茫地向上饒走來。日本上海派遣軍司令,也就是指揮南京大屠殺的劊子手松井石根,深知“滅其國必先滅其文”的道理,聽說浙大學生跑了,聽說竺可楨、蘇步青等一大批教授跑了,氣急敗壞地命令道:“必須抓住他們,抓不住就炸死他們!”

  在師生面臨生死存亡的危急之際,上饒人民義無反顧、冒死相救。千鈞一發之際,廣豐人、知名商人林和順挺身而出,帶領商業同行的兄弟們先把浙大的師生們接了進來,然后,安排并資助他們的吃住、醫療、衣被,直至十一天后順利乘火車出境西行。從1937年12月29日至1938年1月8日,在這危機四伏的11天中,林和順冒著日寇的炮火,冒著日本特務的刺殺、破壞,大義、大勇、大德地幫助浙江大學西遷師生,護人護校護復課,管吃管住管安全,為上饒的抗戰歷史增添了光輝的一頁。

  幾經周折,12月29日,浙大師生大部抵達上饒。當時,隨校西遷的學生有460余人,加上教職員工及家屬共計近千人,還有隨行的700多箱圖書、儀器等珍貴資料。其時,前有大山阻擋,后有日軍追逼,隊伍每前進一步都步履維艱、情況緊急。浙大師生居無定所,食不果腹,缺醫少藥。

  事實上,就在浙大千余名師生及家屬來到上饒的前十幾天,即1937年12月6日,林和順接到浙江龍游一朋友的電報,請他在上饒幫助接待一批浙江大學西遷的師生。這份電報是以個人名義發來的,不代表官方,更不代表軍方,這就意味著林和順的接待也只能是個人名義,用個人的錢財,靠個人的本領。

  當時的林和順,只是一個做糧食生意的大商戶,是當地顯赫一時的商界名流,因與這位發來電報的龍游朋友有食鹽業務往來,故交情甚好。而這位龍游客商與祖籍浙江、時任浙江大學教務長的蘇步青交情深厚。這位龍游朋友受蘇步青先生的重托,把這份千斤重擔托付于他。林和順毅然決然地接過了龍游朋友的接力棒,立馬返回廣豐湖豐老家,動員家人及其他鄉紳一道協力同心,騰出房舍、床鋪,準備糧、油、菜,做好接待事宜。

  林和順等上饒各界人士深深懂得,人才難得,棟梁珍貴。經過十來天的精心準備,12月29日,終于迎來了浙大西遷的上千余師生和家屬。林和順以東道主的身份協同浙大教務長蘇步青,以最快的速度安排好眾人的吃、住、用,及看病問診和復課事宜。當晚林和順還殺豬、宰羊、擺酒宴,讓一路風餐露宿的浙大師生們飽餐一頓。次日,又上門送去油、鹽、柴、米和蔬菜,停下當地的私塾,騰出課堂,供浙大的學生上課、備考,在流亡中不停學業,堅持學習。

  千余人的浙大師生入饒后,上饒很快進入到“生死時速”,進入到“冒死保護”。原計劃這支西遷師生大軍在上饒稍事休整便會繼續開拔,誰料一場突如其來的大風雪讓師生們動彈不得。比風雪天更為惡劣的是日軍的轟炸和追殺。為了截住西遷的浙大師生,日軍派遣了大批的特務一路尾隨,在師生臨時駐地上饒,每日假扮成小商小販的特務分子無處不在,時刻伺機破壞,真是危險至極!

  “此地不可久留,多住一晚就多一份危險”,這是竺可楨校長和蘇步青教務長的共識。為此,竺可楨曾拿著當時國民黨行政院長官的手令,急切地找當時駐守上饒的國民黨軍第三戰區,懇求安排火車,送西遷學生前行。沒想到竟碰了釘子,吃了閉門羹。萬般無奈下,蘇步青又找到林和順,要求他幫助聯系火車。林和順又接過了這塊燙手的山芋,拍電報給遠方的外孫女婿程榮昌,請他想辦法幫忙,以解燃眉之急。

  1938年1月6日,在林和順的協調幫助下,運送師生的專列落實了,但鐵路卻遭到日軍的飛機轟炸,很多路段損毀嚴重,搶修鐵路又成當務之急。1月7日,上饒的林和順等人聯系并協調三戰區工兵團連夜搶通了浙贛線所有被炸毀的鐵路路線,開通的第一趟列車就是運送浙江大學師生及該校眾多圖書儀器的專列。

  為甩掉多如牛毛的特務,讓專列順利開通,足智多謀的林和順當晚還巧施“迷魂陣”,請了一班道士大擺香案做道場,手舞足蹈驅邪避災,還請了當地贛劇班,吹吹打打,唱曲演戲,以掩人耳目。最終,上饒的專列終于出發了,師生們登上了火車,終于安全抵達江西樟樹,成功脫險。接著火車又把他們送到了吉安泰和等地,順利踏上在江西流亡的辦學之路。后來他們又隨著戰事變化一路西行,奔赴廣西宜山,貴州遵義,湄潭等偏遠山區。在流亡中辦學,在流亡中成長,由原來只有3個學院16個學系,發展壯大成7個學院27個學系,并造就了一批棟梁之材。

  據不完全統計,浙大西遷期間的在校師生中后來當選為中國科學院學部委員以及院士的就有50余人。其中就有為中華民族培養了“兩彈一星”元勛的程開甲、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的李政道、2005年度國家最佳科技獎獲得者葉篤正、院士夫婦谷超豪、胡和生等科技界的精英。

  為了保護這些棟梁之材,上饒人組織起短槍隊,與日本鬼子特別是與日本特務周旋,曾發生激烈的戰斗。為了保護浙大西遷的師生,上饒兒女有三百多人犧牲在敵人的炸彈和槍口下。

  浙江大學是離上饒最近的一所全國重點大學,曾被英國著名的科學史家李約瑟譽為“東方劍橋”。光改革開放以后上饒人考取浙大的就不下三百人。而且,我們的省委書記劉奇、常務副省長毛偉明等領導都是浙大畢業生。

    [ 責任編輯:檸子 ]
    分享到:

    上饒之窗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 凡本網注明"稿件來源:上饒之窗"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稿件,版權均屬上饒之窗所有。

    ② 本網未注明"稿件來源:上饒之窗"的文/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稿件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如擅自篡改為"稿件來源:上饒之窗",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如對稿件內容有疑議,請及時與我們聯系。

    ③ 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在兩周內速來電或來函與上饒之窗網站聯系。


    一肖公式规律算法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