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饒縣一教學樓為何五年未建成?

www.gkhuls.tw  發布時間:2019-06-05 22:07  文章來源:上饒電視臺

  聚焦“放管服”改革,曝光“怕慢假庸散”,今天我們關注的事情和一所農村學校有關。建一棟300平方米不到的二層樓房要多久呢?按常理,一年時間應該綽綽有余。但近日有網友通過留言向記者反映,在上饒縣湖村鄉庫前村珊門嶺自然村有一個教學點,2014年開工建設的一棟面積不超過300平方米的教學樓,近5年的時間還沒有完工。問題出在哪呢?

  5月31日中午11點40左右,記者來到庫前村柵門嶺自然村的這所教學點。該教學點目前在校學生9人,老師1人。所用的教舍是3間已經至少有二十年以上時間的一層舊平房,瓦片屋頂是在水泥屋頂上面加蓋的,學生的課座椅是由社會捐贈的,各種教具十分簡陋,不少門窗也已出現了破損。

  辦公條件差,對于在這里工作了多年的鄧老師來說,不算什么。更讓她難以接受的是,學校里沒有廁所、沒有圍墻,操場還常年堆著沙,孩子們在學校里讀書既不安全也不方便。

  對于學校存在的問題,這幾年陸續都有人反映,而上饒縣教體局則在2018年給出了這樣的回復:2014年7月,湖村鄉庫前村珊門嶺教學點教學樓建設工程組織了公開招投標并簽訂了施工合同,中標價243791.46元。然而,記者在現場看到,新的教學樓除主體工程基本完成以外,地面、門窗、護欄、圍墻等等都沒有完工,原本設計用于孩子們戶外運動的乒乓球桌被扔在了操場的角落,無人問津。

  誰能想到,原本為了改善教學環境的建設工程開工都有4年多了,至今卻還沒有完工!如今這里就像個爛尾工程一樣,不僅沒改善環境,還給老師學生帶來麻煩:被拆除的老圍墻,還有二樓未安裝的護欄,現場部分未用完的建筑材料,使得教學點的環境竟然還不如從前。

  對這一情況,當地村民都不愿意發表意見。費了些周折,一些家長才總算透露了些情況:湖村鄉庫前村珊門嶺教學點教學樓建設工程的實際施工方是庫前村的原村支部書記,而且工程款也已經支付到位。

  湖村中心小學嚴校長表示,施工方的確是庫前村的原村支部書記,在他接手中心小學的工作以后,曾多次跟施工方聯系并要求對方盡快處理好此事。去年上半年,當地紀委也曾介入。在紀委的介入下,施工方加裝了門窗,但之后再次停工,現在對方已經不在庫前村任職,人也聯系不上了。

  在2018年5月25日上饒縣教體局回答村民相關投訴的處理情況回中提到,湖村中心小學已督促施工單位按基建要求組織實施,正積極有序推進,確保2018年秋季開學前完工并投入使用。通過校方提供的資料,他們確實分別在2018年9月3日和10月18日向中標公司發去了2張監理工程師通知單。但很顯然,不管是教體局的承諾還是中心小學的通知都沒有起到任何實際作用,工程依舊沒能完工。

  那么問題到底該怎么解決,作為主管單位的上饒縣教體局對此事有什么說法?記者找到了上饒縣教體局校建辦。主任王瑞軍表示,在記者采訪之前,他們已經著手準備珊門嶺教學點后續施工處理工作,預計該教學樓2019年可以投入使用。

  現在,教體局又給出了2019年暑期可以完工的答復,記者不禁質疑,作為一個教學樓建設項目,應該有相關的責任制度落實,為什么將近五年了,這一工程卻一拖再拖,讓孩子們至今還在不安全的環境里學習呢?王瑞軍認為,主要在于整個行業掛靠現象比較多,公司里面的承建單位,或者所委托的管理人某些程度上存在問題,學校監理監督上還需要加強。

  【點評】為什么這么小小的一棟教學樓要建5年?湖村鄉庫前村珊門嶺的村民等待答案已經很久了。上饒縣教體局最后給出的解釋是,這都是由于行業掛靠問題導致的。但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筑法》第二十六條有具體的規定,建筑施工企業以任何形式允許其他單位或者個人使用本企業的資質證書、營業執照,以本企業的名義承攬工程都是被禁止的。也就是說,這被法律禁止的行為卻在上饒縣相關部門的眼皮子底下公然發生著,我們不禁想問:有令為何不行、有禁為何不止?聚焦“放管服”改革,曝光“怕慢假庸散”,其中要重點曝光的就是“抓工作不痛不癢,做什么都慢慢來”這樣一種工作作風,希望各相關職能部門都能改一改這種工作一拖再拖的老毛病了。

    [ 責任編輯:大樹 ]
    分享到:

    上饒之窗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 凡本網注明"稿件來源:上饒之窗"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稿件,版權均屬上饒之窗所有。

    ② 本網未注明"稿件來源:上饒之窗"的文/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稿件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如擅自篡改為"稿件來源:上饒之窗",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如對稿件內容有疑議,請及時與我們聯系。

    ③ 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在兩周內速來電或來函與上饒之窗網站聯系。


    一肖公式规律算法平台